[威斯尼斯人wns首选平台]

你的位置:[威斯尼斯人wns首选平台] > 资讯动态 > 50年毛岸英说漏嘴,李克农支持他去朝鲜,帅孟奇:你李伯伯胡扯
50年毛岸英说漏嘴,李克农支持他去朝鲜,帅孟奇:你李伯伯胡扯
发布日期:2022-06-29 14:06    点击次数:191

帅孟奇老人

前言

在许多烈士遗孤的心中,帅孟奇就像他们的亲妈妈一样,不论在精神上,还是在物质上,都给了他们许许多多的爱。对于李铁映、舒炜等一大批烈士的后代们,帅孟奇都视如己出,用心血抚育他们,以自己崇高的品德和行为,影响教育他们成长。

在付出的同时,帅孟奇也收到了他们的亲情。帅孟奇说过:“我虽没有亲生的儿女,可我并不孤独啊!我家里逢年过节或假日,许多烈士子女都来看我,还有我的侄儿侄女来来往往,他们就如同我的亲生儿女一样。其实,我是孩子最多的一家。我的家里最热闹了。”

对于毛主席和杨开慧的大儿子毛岸英,帅孟奇也给予了很多特别的关爱。在见到帅孟奇的时候,离了大老远,毛岸英就边跑边喊:“帅妈妈,我来看您了……”

毛岸英:帅妈妈,我要去参加抗美援朝啦

1950年,正当新中国即将全面开始建设的时候,朝鲜战争爆发。不久后,美国直接出兵,干预朝鲜内战,并将战火烧到中国的东北边境。

毛主席

在美国飞机的轰炸下,刚刚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中国东北边境的人民,再一次进入了黑暗的时代,许多家庭支离破碎,人民的生命财产被无情收割。

10月,经过艰难的思考后,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决定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。

10月8日,毛主席发布了《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》。命令中,中央确定志愿军各部要于18日或19日,分批渡过鸭绿江,待机歼敌。

由于战事紧急,来不及充分准备,志愿军司令部要在北京组建,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身边,也只有参谋高瑞欣和秘书杨凤安两个人,人手严重不足。

由于这次是出国作战,不仅要和朝鲜打交道,还会和苏联等其他国家有交集,在志愿军司令部的班子中,要包括军事,机要、秘书、通讯,还有翻译人员。

在确定翻译的时候,本来是要军委办公厅的一位科长参加。后来,由于那位科长工作繁重,实在是抽不开身,只好重新物色人选。

在选择的时候,里肯想到了从苏联回来的毛岸英。毛岸英不仅各方面的素质很高,更重要的是俄语说得非常好。于是,在李克农的建议下,作战部副部长李涛便推荐毛岸英作为翻译人员,跟随彭德怀司令员进入朝鲜。

李克农旧照

这件事,毛岸英很快就知道了。他十分高兴,忙前忙后地做着入朝前的一切准备:收集朝鲜各方面的资料,看望刘思齐等家人,做着无声的告别。

一天,毛岸英跑到帅孟奇家里,兴奋地对帅孟奇说:“帅妈妈,我要参加抗美援朝了!”说着还不忘对着帅孟奇眨了一下眼睛,做了一个调皮的表情。

听了毛岸英的话,帅孟奇的第一反应是,这孩子是怎么了?于是,帅孟奇带着一丝怒气,用坚定的语气,脱口而出:“我不同意!”

对于毛岸英的情况,帅孟奇太知道了,毛主席一家对中国革命奉献和牺牲得太多了。在早些年的时候,毛岸英便失去了母亲,弟弟们也都不太好,毛岸英也成为了毛主席心中最大的念想。

帅孟奇至今都记得,毛岸英从苏联回来的那一年,毛主席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,整天乐呵呵的。

在毛主席的教导下,毛岸英虽然吃了很多苦,但也逐渐成长为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孩子,毛主席对他,也是寄予了厚望。

帅孟奇和邓颖超在一起

在相处的过程中,帅孟奇早就把毛岸英当作了自己的孩子。所以,听到毛岸英要到朝鲜去打仗,帅孟奇的反应非常强烈,坚决反对!

看到帅孟奇不同意,毛岸英开始开导起了帅孟奇:“帅妈妈,您别着急呀!您听我说,回国后,我去过农村,参加过‘土改’,也到工厂搞了一段时间,但就是没有体验过军事生活。”

毛岸英的话,帅孟奇一个字也不想听,把头偏向了一边。毛岸英见帅妈妈转过头去,便追了过去,看着帅孟奇的脸,说:“帅妈妈,是,在苏联的时候,我倒是进过军校,搞过军事训练,也参加了大反攻,但那是胜利之师的追击,德寇兵败如山倒,没有真正打过几仗!”

听了毛岸英的话,帅孟奇有些恼怒地说:“你刚刚要求从社会部调到工厂去,我当时不同意,你又再三再四地请求。好吧,刚过去才多长时间,你又要上前线?”

见毛岸英的表情非常坚持,帅孟奇想了一个缓兵之计,对毛岸英说:“你不是喜欢研究政治经济吗?现在要充实中央马列学院,你可以去那儿工作,行吧!”

虽然在心中打定了去朝鲜的主意,但也不想当面顶撞帅妈妈,毛岸英便以沉默作答。

毛岸英和刘思齐的留影

帅孟奇不愧是一个有经验的组织工作者,见毛岸英不说话,便来了一个“大迂回”,说:“岸英,我知道,我知道是谁要你去的。”

果然,毛岸英没有经得住帅妈妈的进攻,乖乖地说了实话:“帅妈妈,李伯伯要我去!”

见毛岸英说了实话,帅孟奇差点儿跳起来,发火道:“你李伯伯胡扯!他李克农是搞安全工作的,又不会打仗,你听他的做么子?”

感觉自己说漏了嘴,毛岸英低下头,立刻以解释的语气说:“帅妈妈,我自己也愿意去!”在他的语气中,还带着一些小兴奋。

毛岸英的话,让帅孟奇的怒气消了不少,说:“你自己也想去?”毛岸英点了点头。接着,帅孟奇说:“不过,这样大的事情,你可不能自己做主,一定要征求你爸爸的意见。你爸爸同意你去,你就去;他要不同意,你就别去!”

帅孟奇和烈士子女在一起

毛岸英见帅妈妈有了松动,便一口答应了下来。但是帅孟奇还想最后劝一次,便说:“就是你爸爸同意你去,彭老总也不会带你去。我看,你还是在工厂老老实实地当好你的副书记,不要胡思乱想啊!”

帅孟奇说完后,毛岸英没有说话,起身便要离去。见毛岸英要回去,帅孟奇便留毛岸英吃饭。但是毛岸英显然没有心思吃饭,他还着急去见毛主席,征询父亲对他去朝鲜的意见。

毛主席:要经常去找你帅妈妈聊聊天,给她宽宽心

说起来,毛岸英是帅孟奇家里的常客。每当心里有开心的事情,或者是不开心的事情,毛岸英都会来到帅孟奇家里,把事情讲给帅妈妈听,并征求她的意见。渐渐地,在毛岸英的心里,也便把帅孟奇当成了自己的母亲。

毛岸英不是把帅孟奇当成母亲的唯一的孩子,还有许许多多的烈士子女,也受到了来自帅孟奇的照顾。每当这些孩子来到家里,帅孟奇都会留他们吃饭,顺便聊聊天。在生活中,国家给帅孟奇的津贴,大部分都花在了这上面。

年轻时的帅孟奇

原本,帅孟奇是结过婚,也有过一个孩子的,只是后来她离了婚,孩子也被反动派害死。从那以后,帅孟奇便一个人生活,把大部分的精力,都用在了革命事业上。

1897年出生在湖南省汉寿县东乡陈家湾的帅孟奇,是家里的老大。帅孟奇的父亲帅惊白,早年在日本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,回国后又与黄兴等人一起闹革命,是非常早的革命者之一。

辛亥革命后,帅孟奇的父亲担任了湖南省教育司的科长。后来,在见惯了政治的腐败后,便弃官回乡,从事教育工作,

1917年,帅孟奇和一起长大的表弟许之祯,结了婚。一年后,帅孟奇生下了女儿许端一。女儿的出生,给帅孟奇和爱人许之祯带来了许多甜蜜和欢乐。

在生活中,帅孟奇带着孩子在家里种田,省吃俭用支持爱人许之祯完成学业。在长沙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,许之祯又进了上海外国语学院,李达学日语,并结识了陈独秀。

1919年,在“五四”运动的影响下,许之祯又和陈独秀、李达等人一起,并肩战斗。

许之祯旧照

期间,许之祯常给帅孟奇写信。在信中,帅孟奇看到了丈夫讲的革命道理,有时候,也会收到爱人寄来的进步刊物,如《新青年》、《东方杂志》等。这些进步刊物给了帅孟奇马列主义的启迪。

1920年,帅孟奇带着女儿来到汉寿县城。在县城里,经人介绍,帅孟奇进了一所幼儿园当保育员。不久后,帅孟奇又到一所小学教珠算课。

在县城,帅孟奇结识了黄易瑜、陈才翠等几个进步女青年。在业余的时候,帅孟奇经常和她们在一起,共同谈论教育救国、妇女解放等进步问题。除此之外,她们还宣传妇女解放思想,要求男女平等一些进步思想。

1921年,在上海党组织的派遣下,许之祯前往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参加了学习。在紧张的学习中,许之祯依然会抽时间给爱人帅孟奇写信,向她介绍在莫斯科的所见所闻。

在回信中,帅孟奇除了写一些对进步思想的看法外,最不能忘记的就是向丈夫讲述女儿的成长。

1924年,许之祯回国。回国后,许之祯担任了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,在湖南邻省湖北,从事革命活动。7月,许之祯由武汉回家探亲,两人终于见面。回到家里的许之祯,向帅孟奇详细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性质、纲领、奋斗目标等。

帅孟奇和战友在一起

1926年春,经詹乐贫介绍,帅孟奇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7年,中共汉寿县委员会成立,资讯动态詹乐贫任县委书记,帅孟奇被任命为县委委员、妇女部长。后来,帅孟奇又调任为汉寿县县委组织部长。

在汉寿县,帅孟奇组织农会,成立妇女协会,建立儿童团,打击土豪劣绅,惩治恶霸,开仓济民,成为了汉寿县很有威望的领导人之一。

“马日事件”后,根据省农会领导的指导精神,中共汉寿县委决定组建工农自卫军,由詹乐贫任总指挥,反攻长沙。不久后,詹乐贫率领队伍到云台山驻扎。同时,派帅孟奇北上武汉,到湖北去寻找上级党组织。

在前往湖北的当天晚上,帅孟奇偷偷地潜回县城,看着正在熟睡的许端一,抱着不到8岁的女儿亲吻了很多次后,便把孩子托付给了战友。

在武汉,组织上决定将帅孟奇等一批暴露了身份的同志,送到苏联学习。就这样,帅孟奇在苏联莫斯科中国劳动党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了两年。

1930年,帅孟奇在回国的船上巧遇周恩来。从周恩来的口中,帅孟奇得知了党在上海的秘密接头地点。不久后,帅孟奇在上海顺利找到了党组织。

周恩来与邓颖超的合影

在上海,帅孟奇以做工为掩护,深入到纱厂、丝厂的工人群众中,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,发动工人组织反帝大同盟。

1932年10月10日,因叛徒出卖,帅孟奇不幸被捕。在监狱里,敌人对帅孟奇用了各种酷刑,诸如坐老虎凳,当砖头加到6块的时候,她晕厥过去;踩杠子,她的左腿骨被压折;灌煤油,她呛得七窍流血,左眼失明。

1937年5月,在组织的营救下,帅孟奇得以出狱。出狱后,帅孟奇得知了女儿被敌人毒死,母亲被逼疯,父亲被逼得背井离乡,在莫斯科的丈夫因从报纸上看到了她“牺牲”的消息,已经和她人结了婚。

在这种情况之下,帅孟奇看着已经疯掉的、身体状况很不乐观的母亲,擦了擦泪水,坚强地站了起来。

后来,母亲去世后,帅孟奇含泪掩埋了母亲的尸骨,前往长沙。在长沙寿星街8号八路军驻湘通讯处,帅孟奇见到了徐特立。不久后,帅孟奇与中共湖南省特委书记任作民取得了联系,并担任了中共湖南省工作委员会秘书长,负责机关日常工作,兼管妇女工作和党员训练工作。

帅孟奇

1939年,帅孟奇当选为湖南省出席中共七大的代表,前往延安。

在延安,帅孟奇在延河边遇见了曾经的丈夫许之桢。在看到帅孟奇的那一刻,许之祯的心里充满了内疚,还以为帅孟奇是专门到延安找他的,便结结巴巴地说:“婉顺,你……你过来了……”

帅孟奇没有抱怨,用平淡的语气说:“过去的,已经过去了,这也怪不得你,以后就和大家一样叫我帅大姐吧,我们本来就是表姐弟嘛!”帅孟奇的话,让许之祯如释重负,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,对往日的爱人非常感激。

在延安,帅孟奇先后担任了中央农委政治秘书兼总支书记、陕甘宁边区政府党委委员兼物资局支部书记。

期间,任作民带着沈绍藩烈士的孤女沪子来到延安,黄海明带着曼曼也到了延安,还有杨匏安烈士的儿子杨志等烈士子女,也先后到达延安。后来,黄公略、彭湃、李硕勋、郭亮、李大钊等烈士的子女,也都先后来到帅孟奇的身边。

帅孟奇在给孩子们讲故事

这些烈士的遗孤,让帅孟奇想到了自己的女儿,他就像爱护自己的女儿一样,关怀、爱护和培养这些孩子。沪子称她为“妈妈”,曼曼称她为“外婆”……

到了周末,帅孟奇便把这些孩子都接回来,用自己每月5元钱的津贴,买了肉,给孩子们改善生活。在孩子们生病的时候,帅孟奇非常着急,整天吃不好、睡不香。

比如,沪子身上长了疥疮,她急得到处抓药,每天为孩子清洗疮面,敷药,挖灰灰菜,用来洗涤粘着脓血的衣衫;曼曼从小在狱中长大,体质弱,她就把别人从香港捎过来的鱼肝油送给曼曼吃。

从苏联回延安不久,毛主席便让毛岸英去看望帅孟奇。见到毛岸英后,帅孟奇非常喜欢,在听到毛岸英喊她“帅妈妈,帅妈妈”的时候,帅孟奇的心里非常高兴,真心把毛岸英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每次津贴发下来,她都会拿出一部分,买成好吃的,给毛岸英留一点。

从父亲那儿得知了帅孟奇的经历,毛岸英非常同情帅妈妈的遭遇,便趁闲着的时候,经常去找帅妈妈聊天,给她宽心解闷。毛岸英的懂事,让帅孟奇很开心。同样,帅孟奇也拿出了母亲般的关爱,给打小便失去母爱的毛岸英以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毛岸英和父亲在一起

七大后,帅孟奇被任命为中央妇委秘书长,参与主持妇委的工作。1949年3月,在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帅孟奇当选为全国妇联常委兼组织部长。同年7月,帅孟奇被调到中央组织部参加工作。

在北京,毛岸英心里不舒服的时候,便会来到帅孟奇家里。每次见到毛岸英,帅孟奇都非常开心,做了好吃的和毛岸英边吃边聊。

得知自己将要参加抗美援朝后,毛岸英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,来到帅孟奇家里,和她分享自己的高兴之情。让毛岸英没想到的是,这次和以往不同,帅妈妈竟然一反常态,对自己到朝鲜的事情,坚决反对!

帅孟奇:你要当心啊

看着毛岸英离去的背影,帅孟奇对毛岸英十分担心,便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。帅孟奇心里知道,毛主席一定会同意毛岸英上战场的,想要劝说这一对父子,一个字:难;两个字:很难;三个字:非常难!

毛主席和毛岸英在一起聊天

事实也的确如帅孟奇的预料,毛主席不仅支持毛岸英上战场,还特意请彭德怀司令员吃饭,和毛岸英俩人当面确定了这件事情。

在即将去朝鲜之前,毛岸英来向帅孟奇告别。帅孟奇满脸担忧地说:“岸英,你真的要走?”毛岸英坚定地说:“是的,前几天,我和彭总去了一趟东北,明天就要动身去朝鲜了。”

从毛岸英的口中得到了确定的消息,帅孟奇没有再多劝,只是拉住毛岸英的手,说:“你明天就要离开了,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,帅妈妈给你去做点儿好吃的,吃了再走!”毛岸英高兴地说:“好,帅妈妈,我就喜欢吃您烧的菜。”

看着一口一口地往嘴里扒饭的毛岸英,帅孟奇的心里很酸,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,除了不时给毛岸英添饭夹菜,嘱咐他多吃一点外,很少说话。

中间为帅孟奇

临别时,帅孟奇把毛岸英拉过来抱住,没有说话,只是像慈母一样,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他的后背。感受到帅孟奇的心情,毛岸英安慰道:“帅妈妈,您就放心吧,我也不是直接到前线去,是在彭总司令部里工作。”

帅孟奇一直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最后,望着即将远去的毛岸英,帅孟奇充满深情地喊了一声:“上战场可不是儿戏,枪弹无情,你要当心啊!”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在毛岸英前往朝鲜仅仅一个多月后,为了找出一份作战地图,毛岸英便牺牲在朝鲜。

消息传到国内,周恩来总理担心毛主席吃不消,便和朱老总等人一起商量着把这件事压了下来。等到毛主席休息好的时候,才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。

听到消息的毛主席,一言不发,拿起桌上的香烟,却划不着火柴。于是,毛主席一遍一遍地划着火柴,火柴终于着了,毛主席颤抖着把嘴上的香烟点着,抽了一口,却因心不在焉,呛了嗓子,不住地咳嗽。

毛主席在抽烟

在一旁的卫士,心里也在滴血,他一遍一遍地想着:“为什么是岸英呢?他那么优秀,是毛主席的心头肉,这个家为新中国付出的够多了!为什么是岸英呢?要是换作我,该多好啊!”卫士一边想,一边抹着眼泪。

许久,毛主席才擦了一次眼泪,说:“唉……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……战争嘛,总会有牺牲,这没有什么!”

当中央提议要把毛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时,毛主席依然强忍住一个父亲内心的悲痛,说:“我还是那句话,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,不是还有千千万万志愿军烈士安葬在朝鲜吗?”

后来,在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时候,彭德怀说完志愿军的后勤保障问题,低下头愧疚地说:“主席,我要向你负荆请罪,我没有照顾好岸英……您把岸英交给我,我没有照顾好,对不起主席,我有罪!”

毛主席说:“打仗嘛,哪有不死人的,这三次大的战役下来,志愿军指战员牺牲了成千上万,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,岸英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战士,不要因为他是我的儿子,就当成一件大事……”

帅孟奇老人

在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的那一刻,帅孟奇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,一瞬间,仿佛苍老了许多……